Terran
南京行后的杂想

南京行后,又勾起了我对于旧时的回忆。

读高中时,我曾对明朝和民国这两个时期,有过不切实际的遐想。如果明末的资本主义萌芽能够延续下去,是否中国也能走到君主立宪,成为列强;如果没有清党,国共合作延续至今,是否中国也能建立一个共和的联合政府。

在我的政治观念建立的过程中,于我影响最大的是我高中的语文老师,余某人。他让我看到了当前中国下的另一面。那时候还是很中二的年纪,不满于现状,又想着能否有变革之法,便只能钻研旧史,希望能够找到一些出路。(至少与他人舌战之时,能多一份口舌之快。)

到今时,我于当初,少了一份曾经的”忧国忧民”之心,在乎的,只在于自己。我再读史,其实更多的是一种逃避。至少这于我是一份爱好,我沉浸其中,对于现实我所需担心的一切,大可抛之脑后。

我现今所做的事,大多是出于一种逃避,对于曾经感情,对于现实的逃避。我想抹去自己曾经于同济大学求学四载的这段经历,虽然它曾经是美好的,但是在美好的幻境破灭之后,我所能留下的,唯有痛苦。

而读史,于我而言大约是糖衣裹着砒霜,我明知一味沉迷其中、逃避现实,终是不可取之事,但这也是我仅存的慰藉,是我为自己搭建的幻境,或堕落、或癫笑、或痴语,至少随乎我心。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