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25 Posts

Mar, 2020

FlowSense 论文笔记

随意记录一下阅读论文中的启发和一些重要的点,可能顺序比较混乱,哈哈。 系统简介作者将 Natural language interface(NLI)和 Dataflow visualization systems(DFVS)结合,构建了 FlowSense 系统。这个系统利用 NL 技术减少数据流图的学习开销。这个系统通过语义分析,为数据流图中的内容加上一些 tag,并且这些 tag 是内容独立的,不受数据集影响,用户可以与这些 tag 进行交互,从而更好理解结果,方便 bug 搜寻。 Natu

Feb, 2020

Hexo 添加文章字数和阅读时长

安装文章字数和阅读时长的统计都是借助 hexo-wordcount 插件实现,可以使用 npm 或者 yarn 安装: 123yarn add hexo-wordcount# ornpm i --save hexo-wordcount Node 版本在 7.6.0 之前,请安装 2.x 版本: 1npm i --save hexo-wordcount@2 配置在主题的配置文件 _config.yml 中添加如下 hexo-wordcount 插件的配置说明: 1234567# Post wor

全域哈希推导

在 CLRS 上看到了 Chapter 12,讲解了 Hash 相关的内容,其中关于全域哈希(universal hash)和完美哈希(perfect hash)看的不是很懂。后来补了 MIT 的算法导论公开课,稍微弄懂了一些。这里做一个关于全域哈希简单的推导,加强记忆。 普通哈希函数的缺陷对于一个给定的哈希函数 $h$ ,存在着一个明显的缺陷:我们总能找到一套特殊的 keys $K$,使得 $K$ 中的 $\forall k \in K$,其 $h(k)$ 均相等。这样的哈希函数的会导致

A manual way to "crawl" your Leetcode solutions

Starting in Oct 2019, Leetcode added the recaptcha verification code during login, so it becomes difficult to crawl our own solutions directly using crawler. Although there are still some alternative methods, like login emulation to bypass the recapt

Jan, 2020

《第三帝国的兴亡》阅读笔记(1)

最近较为空闲,于是捡起了去年尚未读完的《第三帝国的兴亡》。虽然只是囫囵吞枣,也是有了一些自己的想法,于是记录下来,算是我个人的政治倾向吧。 1. 关于希特勒本人希特勒在政治活动上的确有异于常人的天赋。他能够准确地察觉到其他人的需求与恐惧。同时他能够判断出不同势力的强弱,选择与较强的一方合作。 在谋求独裁的道路上拉拢保守的容克贵族和军官团,打击左翼和中产阶级;上任后利用陆军和军官团的支持除掉与自己意见相左的冲锋队;之后又利用党卫队钳制陆军、国防军。希特勒为了自己的权利,卖掉曾经的盟友绝不手软。 但

【MoMA 的旅行记 01】洛杉矶 -- 始焉终焉

大家好,这里是戴帽子的 MoMA。计划许久的洛杉矶行,今天终于是启程了。 前一天刚收到的相机。 颜值还是不错。附张瞎拍的图。 2020 年 1 月 7 日,出发的日子。从大巴上远眺纽约。 大概一个多小时的车程,终于到了纽瓦克国际机场。 这里的桌子上全都是 iPad,连餐厅里面也是用 iPad 点单。 点了份韩国炸鸡盖浇饭,加一杯可乐,一共 21 刀,味道还不错。许久没有吃到榨菜了,泪目。 接下来便是漫长的六小时飞行了。没想到纽约到洛杉矶这么远,成都到上海也不过两个半小时。 在飞机上发

2020 计划

读十本书 300天LC打卡 瘦到60kg 学会一门乐器 学会摄影 博客和公众号月更 决定自己读PhD还是直接工作 改掉flag只立不拔的习惯 学会爱自己 以前总是立了flag不拔,过去的一年也是过的最浑浑噩噩的一年。 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不知道自己是谁。 其实这也是自己的坏毛病哈哈,总是很悲观。 希望新的一年,能好好努力,忘掉过去的事情和人,能做到爱自己,就是最好的了。 冲!

Dec, 2019

火以渐熄

这里是地球。 是历代薪火之王的故乡,也是漂泊汇集之地。 因此无产阶级们皆向火而行,并且了解预言的含义——“火已渐熄,而位不见王影。” 当传承火焰熄灭之时,枪声将响彻四周,进而唤醒资本主义的薪王们。 幽邃圣者——法兰西第五共和国, 深渊的监视者——美利坚合众国, 洛斯里克双王子——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 以及无名王者——中华人民共和国。 不过啊,王者们一定会舍弃王位选择名利吧。 而激进的无产阶级们将纷沓而至。 那是充满信仰,不可燃的灰烬, 但正因为如此,灰烬才会如此渴求火焰吧。

May, 2019

Learning to Compare Relation Network for Few-Shot Learning(翻译)

原文地址:https://arxiv.org/abs/1711.06025 摘要本文提出了一个针对小样本学习( Learning),在概念上简单、灵活且通用的框架,该分类器只需要提供少量的样本,即可实现对一个新类的识别。 我们的方法称为关系网络(Relation Network — RN ),实现了从头开始的端到端训练。 在元学习(Meta-learning)期间,模型在训练过程中通过比较少量图像,从中得到一个深度距离度量,这些设计方法均是为了模拟小样本学习的环境。一旦经过训练,关系网络就能够通

南京行后的杂想

南京行后,又勾起了我对于旧时的回忆。 读高中时,我曾对明朝和民国这两个时期,有过不切实际的遐想。如果明末的资本主义萌芽能够延续下去,是否中国也能走到君主立宪,成为列强;如果没有清党,国共合作延续至今,是否中国也能建立一个共和的联合政府。 在我的政治观念建立的过程中,于我影响最大的是我高中的语文老师,余某人。他让我看到了当前中国下的另一面。那时候还是很中二的年纪,不满于现状,又想着能否有变革之法,便只能钻研旧史,希望能够找到一些出路。(至少与他人舌战之时,能多一份口舌之快。) 到今时,我于当初,少